北海三文鱼

在罗塔诺海上飘荡。

为ff14送上谢意。

    刚才到现在隔了这么久,我到底还是没缓过来。

    我知道奥尔什方会死,知道他是怎么被杀的,甚至知道是谁、为什么……可是亲眼看到的时候我还是接受不了。
    他怎么就死了呢?
    还有那么多事情等着我们一起面对,可是他却……死了?!

    多谢ff14这游戏强烈的代入感,我真是一口血堵在胸口吐都吐不出来。这东西就不打tag了。

    第一次到巨龙首营地的时候我是个30级的小枪术士,刚刚拿到自己的龙骑士之证,想着这里有个大水晶我就摸摸吧,接着就在营地里晃了起来。这时候我还不知道他,也就不记得见没见到他了。
    后来主线推到这里了,我也已经知道了“从前主角有个朋友他叫奥尔什方,后来他死了”这样的事。我照着主线任务图标找他对话,结果被吓了一跳。我真的怕他要肛我。真的怕。简直像个变态。说实话这简直能算心理阴影了。
    接了几个任务之后,也算是习惯了他这说话习惯,我还想过,“哇这小心机婊,让自己的部下在办公室里练蹲起,居心叵测!”那时我基本上是不看字接任务的,总而言之是没多少代入感。
    真正对他有除了“变态”和“之后要死”以外的印象就在不久之后,个人战斗副本里和我一起战斗的骑兵大喊“奥尔什方大人来了!”,接着他冲了出来,头上顶着“银剑 奥尔什方”,说着“我来晚了”奶了我半条血。那个时候我就是个血皮,当然是感激不尽。然后我仗着有奶,哐地开了舍身------马上吃了个aoe,gg了。又打了一次。过了。
    很难描述当时是个什么感觉,突如其来的代入感跟着“银剑”这俩字就来了,看到他提着剑盾冲过来,太有安全感了,感激之情由衷地生出来,他不来我们估计就要死在那。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很奇怪,之前也不是没有被救过的,为什么偏偏就是在这里,在这时,由他带来了如此大的代入感呢?不是很懂了。
    然后动画,他居然说哎呀竟然让我在雪地里等那么久这样的话,我又感动了,结果他接了句话,我忘了是什么反正和肉体有关吧,我:“mdzz”。就这样,感动之情消散在他对肉体的异常执着里。

    在这之后,凡是要经过巨龙首营地的时候,我总要到他屋里绕一圈,看他一眼,点他一下。这样我才能安心,因为我知道他总有一天是要死的。
    继续任务的途中,也经常要去“向巨龙首营地的奥尔什方报告”,我也依然是瞟一眼对话就过掉,但是也越来越习惯和喜欢他了。这期间,我也是对这游戏越来越上心,沉迷剧情不可自拔。见到艾默里克那一段,奥尔什方纯纯粹粹的尊敬行为让我又更欣赏了他一些(就是觉得可爱),况且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乌尔达哈政变前,穆恩布瑞达的死在我心上狠狠地捅了一刀,她这么好,我这么快就把她当做珍贵的朋友,结果竟然就因为阴差阳错的一点以太不足将自己的生命牺牲掉了!
    这时候我根本没能反应过来,我根本没意识到一样像她这么好的人还会继续离开,我那时没有想到奥尔什方。威尔兰德的死在她的离去的阴影里显得微不足道,令人扼腕却没法再调动我的情绪。
    伊尔博德的叛变是我早有预感的,也没能给我什么阴影,但是我没想到在逃脱的过程中那么多人都为了掩护我而去殿后了,我不觉得他们会就此死掉,但是却真切地担心了起来。

    这担忧在奥尔什方收留我们三个人之后几乎烟消云散了。除了实际上给予我们帮助以外,他给我们递上热饮,安慰低落的阿尔菲诺和塔塔露,甚至还开玩笑说什么“雪之家”,这样的贴心实在是…………雪中送炭。这终于让我真正喜爱他了。正如他那时注意到雪地里冷叫我回去说话一样,他关注到了这些连我自己都不曾注意的细节,作为艾欧泽亚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光之战士,什么时候被这么精细地关照过?关心向来是不少的,但是如此贴心的,他是第一个。
    如此,我们到了伊修加德。这时我们才知道他口中的“埃德蒙·德·福尔唐大人”是他的父亲,而他是这位伯爵的私生子。我不敢妄加揣测他的生平,不敢进一步思考他的经历。他还救了他孩子心性的弟弟一次。这之后,他回到了巨龙首营地,我们再去看的时候,他便开始提及他的母亲。从那话里透出一件事:他真的很温柔。
    再后来,我和其他人去找圣龙、打邪龙,皇都事变时他留在皇都,没再回巨龙首,后来每每从那里路过看到那空荡荡的椅子,我都要反应一会,才记起来“哦,他在圣座呢”。那一次他见到伊塞勒的时候反应可谓是不得不称赞的快,识时务,相当有能力的感觉。
    沙里贝尔那一次他也赶过来了,这个小碧池黑魔轻蔑的叫他“福尔唐家的私生子”,看来在伊修加德贵族这阶层估计这事众人皆知,他平常在巨龙首营地不必听见这些言语实在是太好了。当时我这么想着,既生气又欣慰。
    再到后来…………再到后来,他主动提出要一起救艾默里克,他们成功了。接着他给我使眼色,我们试图冲上去拦住教皇。我们都冲动了,没有注意到教皇身边少了一个人,更没有考虑过教皇根本不可能不做防护,就这样一个眼神就冲上去了。他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然后他说,他应该要保护盟友。他又说英雄就是要笑起来。

    我说不出话,无论是我的角色还是我本人都说不出话。这叫我如何应对?这已经是我眼睁睁看着死去的第二个朋友了,在这之前还有五个朋友为了给我殿后而生死未卜……况且穆恩布瑞达好歹最终理解了她的导师和她心爱的人,她献祭上自己来成就史无前例的对无影的击杀。但是奥尔什方呢……他保护了我,其他的什么都没做了。他为了保护我这件事,再也做不了其他任何事了。
    他死了,就这样平淡、突然、没有内心半点戏剧性挣扎地死了。这甚至不能算一场谋杀。他像生活中我们将会无数次见到的那样,忽然死掉了!

    从教皇厅出来后我该去福尔唐伯爵府,但是我怎么敢呢。他为了保护我才死掉的,我又有什么脸面去面对他的亲人呢。我清楚得很,我是受不住一位父亲的伤痛的。但是我这时候竟然没哭。
    然而,从阿巴拉提亚云海打完云神回来后,我看到了飞艇坪旁孑然独立的阿图瓦雷尔,他说现在他后悔为什么没有多了解他一点了,我忽然就受不了哭出声了。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曾了解过呢。很后悔,但是游戏里也从来没有给过我们了解的机会就是了。没办法。

    他就这样死了。
   

    我想,他作为朋友的保护和作为骑士的保护在这一刻合二为一了。如果我不是他朋友,而只是福尔唐家的盟友,他说不定就不会和我一起冲上去了,但是如果我不是朋友我们却仍面临这样的局势,他恐怕是会选择再为我拦一次。
    我好奇的点在于……这牺牲中有几分是为了盟友而哪一些是为了我本身?
    出发前,他说他不会做让福尔唐家蒙羞的事,他以家族纹章发誓。这其中又有几分是为了伊修加德的未来,有几分是为了艾默里克本人,有几分是为了来自父亲的肯定呢?
    于我而言,最后这一点的比重占得越大,我就越心疼。我希望像他这么好的人,可以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为自己而活着。
    但是对于我来讲,这样的人是不可理喻的。
    因为我自己是没法这么温柔的。假使是我经历了这一切……早晨出门买东西的时候,我心底冒出一个可怕又自私的想法:要是他所有的开朗也只是为了自己能够不那么痛苦地活下去,那他原本会有多痛苦?这个猜测不无合理之处……毕竟“有特殊的执念”、无时无刻不展露的开朗,简直像是说服自己一般的“真是太棒了”,这些地方让我无法对这一个想法嗤之以鼻。他不可理喻的行为背后如果有这样一个理由支撑,那么就完全说得通了:不这么开心的话回忆就会把他淹没,不这样温柔的话就会叫他回想起自己所见的不温柔。
    我自认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一个恶毒的猜测,用来作为写文的切入点尚且可以接受,但是公开来当做我对人物的理解就显得狭隘了,毕竟要是在我不能理解的领域里可能真的有生来就很好的人在的。

    事实上这篇东西我写到一半就写不下去了,理不清思路,也不能忍受内心的痛苦。我在中途睡了一觉,醒来才继续补完了。
    我真的得感谢这游戏神他妈的代入感。
   
    又想起来奥尔什方给光之战士的未寄出的信。妈的,愧疚感,这感觉源源不断没有尽头。这是一个地狱。

20170725补充:
    时至今日,我仍旧这么认为。一切的狂热都是为了掩盖内心的声音。狂热的残暴也好,狂热的喜爱也罢,都是如此。
    奥尔什方想要掩盖的是怎样的声音?

评论(1)
热度(3)

© 北海三文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