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三文鱼

在罗塔诺海上飘荡。

    又是因为看到我那位朋友的朋友圈,我也被激发想了一些东西。

    她说,让画啥就画啥,让画多久就画多久,有哪里不对,像在训练运动员。

    所以啊我就老跟她们开玩笑说“搞不懂你们艺术家”,我真的不懂,我确实因为画画不适,但是不是因为这个。我觉得完全没毛病,技术性问题就是要拆解去解决啊,不在课堂上做回去自己一样要做,本质上可运动员还真没什么区别。就是我一点都不排斥学校教的写实手法和观念,我觉得是重要的技术和十分可取的视角,愿意帮你拆解开的老师是因为愿意帮你按照学院的,或者说考学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并且愿意帮你一把,在我看来这是有责任心的表现。(况且我的不适感首先来源于我觉得自己没别人那么有热情,后来延伸到觉得自己没天赋,再到后来因为这两个原因不愿意练习,画得差了,根本不愿意正视,就陷入恶性循环。但是现在我的代课老师就……把画的差这件事视为正常的待解决的问题,这让我觉得很好。我情绪上很喜欢他。)

    讲真的,不止她们,包括我的游戏上认识的朋友们,我常常因为自己不够叛逆和你们格格不入,这还真……蛮搞笑的耶(。

评论(3)

© 北海三文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