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三文鱼

在罗塔诺海上飘荡。

我这是在碎碎念里塑造自己的想法,在写公开的日记啊

那些看不清的东西……就该看不清地写,直白一点,不要那么自大,看起来它是什么样子的……想想清楚之后就该让它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剖也是剖不开的,不如让它自在地在那里混成一团。

另外我觉得啊,你(我)应该去写写你真实知道的事,也应该去看一下别人是怎么看的,唉,每当这种时候都觉得要是能看到别人的日记就好了,可是以我的经验来讲日记也并非是完全真实的,之前的我的话果然还是有些东西连想都不愿想,只允许它像一个即将没入海平面的船帆一样若隐若现,足以知道它在那已经不错了,写是写不了的。但是果然还是想看别人的日记。还想知道是否所有人都有我现在的诚实。(这我感觉可能会让人不舒服。)

对,话再说回来,写写我知道的事,比如你的无端恶意……我是说对周围人的,还有对父亲的(你看我现在是连爸爸都叫不出来的,这让我觉得浑身难受),恶意。写写你是怎样不自在的。另外也应该写你是如何想要被安抚(没错正是我最近想吃的),还有把手头上那一小篇烦躁得浑身难受也搞定。踏实点不是挺好么……(。唉,要是我能踏实点就好了。

评论

© 北海三文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