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三文鱼

在罗塔诺海上飘荡。

最近的一点想法

    我说怎么最近一直没有写关于自己的东西,一点思路也没有整理,原来是因为lof卸了,现在我装回来就忽然话多。嘛毕竟全都在脑子里想我是想不出来个头绪的,我要让自己看到,修改,按照框架再重新理解自己一边。

    感觉自己变了好多啊,一下子随便了,语言习惯也变了,看我上一篇骂自己怂逼感觉好陌生,整个说话方式都好像变了。

    好的就一点今天想到的好了。

    三年前有一段时间为了让自己喜欢上画画我试图说服自己“写实是一种观看世界的方式”,好吧我得承认,当时我想的是,画画是一种观看方式,但是我只承认写实,我先忏悔一下。

    我也真信了,但就信了一小会,很快我就发现那太肤浅了。这是我的局限,我觉得无论是表象的世界还是情感的世界,乃至灵魂,之类之类,这些都太肤浅了。我不仅不明白,而且不屑于去明白。只有数学,以及它的孩子物理(和化学)是真的、实在的、根本的、唯一的,哪怕我的知识水平并不足以让我用那样的方法来彻底认识和解释世界,我也是这么坚定认为的。相信世界上所有东西都是可以解释的,这就是我的……该怎么说,信仰?长时间里我不愿意去在意人的情感世界,尤其是个人的,我觉得没意义,在意那个甚至不如去在意一下中午能吃到啥。

    也没什么别的,就是我的朋友大发感慨说当代中文语境下的美术教育实际上是本土化的苏派写实并认为这很不好之类的,我才忽然又回想起,啊,我不在乎。

    之前和那个朋友就聊过平面艺术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是一直坚信最纯粹的就是剥离意义之后的审美愉悦啦……纯粹性于我实在是太神圣、太浪漫了,我没有办法摆脱掉。我所相信的是审美是有客观规律的哪怕大多数时候这个客观的规律并不那么显著地显现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因为影响因素太多了,个人经历和视觉经验的联系,社会环境乃至历史,都在影响一个人的审美选择,所以找出一个公理才是那么困难的一件事。所以在我看来风格派,尤其是蒙德里安的观念是极度浪漫以及充满英雄主义的,是在做绝不可能的牺牲式的尝试,所以我爱极了。还有极简主义,回归到材质摆脱掉意义,一幅画只是痕迹而一件雕塑只是物体,这就是我所相信的神话,说句大话那我也愿意为此头破血流。

    这段话前几天我已经大概地写过一遍了,而直到现在我才稍微更理清了一点思路。果然如我相信的,我自身的逻辑和偏好也是由我所喜爱的产生的,为什么我会相信审美有绝对客观的规律,是因为我相信世界本身就有绝对客观的规律。再强调一遍,我的知识不足以我做出这样的判断(但是又有谁可以呢),所以这是我完全处于偏好而产生的信念啦!

    “我真正想说的是,真实的世界是混乱、混沌、不确定的。这就是我一直执意喜爱纯粹性的唯一原因。
    “纯粹代表着坚实、统一——以及最重要的,优美。而它是不可能达到的。所以一切试图统一我们眼中混乱整体的尝试都是英雄主义的自取灭亡,是理想的以及浪漫的。
    “就像斯特拉的条纹画。“他的条纹是毛刷在画布上的轨迹,这些轨迹只产生绘画。”
    “纯粹性!纯粹性!纯粹性!这是最重要的点之一,我永远爱它,正如我永远愿意无论如何总有规律存在。我就是这么老派的浪漫主义者,我就是这样无可救药,咬我啊。”(这是我昨天整理的想法的一小段)

    简而言之,科学普及使我快乐,使我变得清醒而坚实x

评论(2)

© 北海三文鱼 / Powered by LOFTER